【王叶喻】萌宠的自我修养(4)

简介:

这是一个看杰希爸爸如何养叶修喻文州黄少天的故事!父爱如山~

ps

*本文借用恐怖宠物店梗,但是一点也不恐怖黑暗;

*主要角色部分动物化;

*任何出场角色间都可能组成cp,洁癖者慎入(包括王叶喻、叶喻黄、王喻黄等等);

*本文主要讲述日常生活,可能没有主线,可能随时完结,入坑请谨慎

*ooc有,依旧有个内心戏很多的王杰希;

*最后,大家都是小天使,我爱他们~~~

以上

前情请戳→【1】【2】【3】

*************************************

第四话 记一次离家出走

距离上次洗澡风波又过去了一个月零两周,如今王杰希家里的两只狐狸宝宝已经5个多月大,看起来有7、8岁的样子了。除了个头长了不少之外,王杰希惊人地发现,两个小家伙既然也和普通小孩子一样——有换牙期!!!首先开始换牙的是叶修,在他啃鸡腿的时候门牙突然就掉了,把他自己也吓了一跳,旁边的喻文州赶紧把王杰希拽了过来,面对两张满是恐惧的稚嫩的包子脸,王杰希接过叶修的牙齿,摸摸他的头,并且耐心的向两个孩子解释关于换牙期的事。也多亏了王杰希事先做过功课,解释的简单易懂,到了喻文州换牙的时候,两个小家伙反而把掉牙当成了一件让它们咯咯咯笑个不停的事。至于他们各自掉落的第一颗牙齿,都被王杰希制作成了小挂坠,分别挂在了俩宝贝儿的脖子上。

当然,也不是每一颗牙都能脱落的那么顺利,比如也有怎么也掉不下来需要求助医生的时候。之前曾经提过,叶修他们在王杰希家的房子里是人形(王杰希视角),离开房子就会变成狐狸(包括王杰希视角),因此,为了给喻文州拔牙,王杰希得带他们出门。

事实上,在两只狐狸宝宝4个月的时候,王杰希就已经开始带他们出去散步了,毋庸置疑的是,叶修讨厌项圈和牵住他的绳子,虽然不见得喻文州喜欢,但至少喻文州没有那么抗拒。王杰希可不傻,以叶修的个性,不拴好绝对撒手没,因此无论叶修在系绳子的时候怎么挣扎,王杰希都是绝不会心软的,或者说叶修越不配合王杰希反而越强硬,总之,直到现在——一个多月过去,叶修依旧要在系绳子的时候和王杰希战上一战。

为什么拔牙的是喻文州,王杰希却要带两只一起?如果你家也有一个让人极不省心的孩子,想必你就不会觉得奇怪了,平时王杰希去上班的时候,家里至少还有个喻文州可以看着点叶修——至少王杰希是这么认为的,如果放叶修一个人在家……王杰希觉得还是不要往后想比较好。

好,一切准备就绪,王杰希把已经是狐狸形态的叶修和喻文州放在汽车后座,驱车前往宠物医院。

到达目的地,王杰希一手牵着叶修(的狗绳)一手抱着喻文州,周围很多带宠物来看病的人都不由得看向他们,这也不难理解,毕竟养狐狸的人本来就不多,这个男人还养了两只,并且两只都处在最最最最最最最可爱的那种毛茸茸的、短小的、眼睛大大的、对世界充满好奇的幼年期,作为赤狐,他们此时刚好呈现出成年赤狐那种身体是橘红色、四肢和耳朵尖是黑色的毛色,简单来说就是迷你版的赤狐乘二,萌度翻倍。

王杰希找了个位子坐下,等待护士叫号,喻文州乖乖窝在他怀里,眼睛水汪汪的,看样子牙齿正在痛,王杰希低头用鼻尖蹭蹭喻文州头顶,小绒毛蹭起来很舒服,“再等一下下就好了啊,很快就到我们了。”王杰希用十分温柔的语气安慰着,喻文州轻轻点头,也蹭了蹭王杰希的脸颊。

另一边的叶修可是一点也不安分,头一次见到那么多人,他可是兴奋的不行,一个劲地想要摆脱项圈的束缚,王杰希的手则是死死地拽着绳子另一头,一定也没有松懈的打算。

由于两只小狐狸太过起眼,很快就有小朋友围过来,问王杰希可不可以摸喻文州,王杰希表示,这只病了不舒服,你们可以摸另一只,于是,几十只手不约而同地伸向叶修,虽然小朋友们都很有爱心,但对于叶修来说被十几个人轮流摸绝不是一件令他感到开心的事,为此,叶修向王杰希表达了强烈抗议——用他的牙齿咬了王杰希的脚踝,然而,处在换牙期的叶修一点杀伤力也没有,还顺便又磕掉了一颗乳牙。

终于轮到喻文州见医生了,王杰希将他交给护士,顺手抱起一旁的叶修,用手臂紧紧地夹着,让他动弹不得,然后一起跟着护士走近诊室。

之后一切都很顺利,牙齿顺利拔下来了,医生开了一些消肿的药,嘱咐了换牙期的相关事宜,并且送了喻文州一个磨牙棒,骨头形状的那种。

回到家,两个小家伙开始比谁的牙齿掉的多,目前叶修是6颗,喻文州是4颗,叶修略胜一筹。

换牙期就这样和平地度过了,差不多6个月零3周的时候,叶修的牙齿全部换完,现在他咬起人来可要疼多了,王杰希不得不与叶修保持距离,免得被咬伤。

喻文州则是继续稳健地成长,好奇心和学习能力都进一步加强,王杰希也很乐于陪他了解这个世界,因此每天晚上都给他读书,有时还教他认字,或者是让喻文州坐在他腿上一起看电视。

牙长齐对于肉食动物来说,不仅意味着可以吃更多样的食物,还意味着他们可以进行狩猎了,虽然叶修和喻文州在体格上还比较小,但在院子里抓老鼠扑鸟什么的已经完全没问题,拜他们所赐,王杰希家再也没有老鼠了。不过叶修的野心绝不仅限于成为王杰希宅的第一凶兽,作为掠食者他需要更广阔的世界,于是,在喻文州做乖宝宝学习人类世界知识的时候,叶修则想尽办法地寻找离开院子的方法,幸运的是,真给他找到一处松动的篱笆,从那天起,叶修就成为一只夜行动物,每天白天在房间里呼呼大睡,晚上就溜出院子,去探索外面的世界。

起初王杰希并不知道叶修晚上出门的事,直到那天深夜,他听到楼下客厅有动静,便下楼查看,在黑漆漆的客厅里,一双绿色的发光的眼睛着实把王杰希吓了一跳,王杰希赶紧打开手机电筒,看到的是叶修满嘴是血地趴在地上,眼神凶狠,他的面前则躺着一只被咬破喉咙的兔子。

“你在干嘛?”王杰希扶着墙慢慢靠近叶修。

“练习狩猎。”叶修平静地说。

“晚上肚子饿可以去厨房,不是有给你们留吃的吗?”

“我可没兴趣陪你玩宠物游戏。”说罢便抓起死兔子上楼去了。

第二天,王杰希在院子里找到了兔子的残骸,被埋在花园的草坪里。

后来他又在自己花园里挖出不少动物的骨头,看起来都是些老鼠、麻雀、鸽子什么的,应该都是叶修抓回来的。虽然不想承认,但是王杰希感到心里毛毛的,叶修本身就是拥有与人类同等智商的生物,然而他不是人类,而是一只食肉动物,是可以用有力的下颚把猎物咬死的掠食者,王杰希不禁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王杰希决定从喻文州那里套点关于叶修行为的解释,然而这个平时看起来十分乖巧的小子在这时候却守口如瓶,对此王杰希表示非常生气。喻文州当然是知道叶修晚上出去的事的,但是他没办法阻止,首先他打不过叶修,其次他也不想背叛他,然而现在他又把王杰希给得罪了,做狐狸更真难啊,做一只宠物狐狸更难。喻文州不像叶修那样向往外面的世界,说他随遇而安也好,说他胆小怕事也行,总之他觉得在王杰希家做一只乖宝宝没什么不好,有吃有住,王杰希还教他很多东西,作为狐狸,在哪里活不是活?狐狸之所以狡猾著称就是因为狐狸其实挺弱小的,没有巨大的身躯和强有力的四肢,作为犬科动物,连体型大一点的猫都怕,说出去也怪丢人,可这也是狐狸能够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生存下去的优势之一,小心谨慎没什么不好,当然适时的撒娇卖萌也是很重要的。

就在叶修又一次溜出去狩猎的夜晚,喻文州决定先搞定王杰希。

于是他拿着一本小人书来到王杰希房间门口,咚咚咚敲了几下门,很快王杰希就来开门了,然后他就双手抱着书,抬起头,眨巴着一双水灵灵的眼睛,用一种王杰希绝对不可能拒绝得了的眼神拜托王杰希念书给他听,再然后喻文州和王杰希就成功和好了,并且他还意外地治好了王杰希刚患上的症状还很轻微的狐狸恐惧症。

叶修在这个街区的深夜狩猎行动空前成功,几乎没有什么动物是他的对手,这样辉煌的战绩难免让一个年纪不过就7、8岁孩子有些膨胀,这一天,他终于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离开王杰希的家,独自生活。这个决定把喻文州给震惊到了,之前晚上溜出去欺负一下啮齿类和鸟类也就算了,现在居然要离家出走,喻文州虽然也找不到什么能说服叶修的理由但是他就是有种不详的预感。

叶修站在窗台上,夕阳的余晖照着他,让他看起来就像要去远征的英勇骑士,他低下头对喻文州说:“我先出去找个适合的住处,到时候来接你。”喻文州看着他,脑子里浮现出的是电视剧里上演过的私奔情节,他摇摇头把那些奇怪的想法赶走,随后说:“叶修你冷静一点,我觉得在这个家做宠物挺好的。”叶修微笑着摇摇头,看样子他已经把面前的喻文州当成了一个无知的孩子,“傻瓜,你没有去看过外面的世界当然不知道外面有多好,等你经历过你就明白,我们是属于大自然的。”喻文州不想吐槽叶修去过最远的地方其实就是隔壁街区,他还想尽力阻止叶修的决定,但当他打算说些什么的时候,叶修已经从窗口跳出去了,最后只留下一句“等我好消息。”飘乎在他耳边。

喻文州无奈地回到房间,他并没有非常担心叶修,因为他相信会有相关机构的叔叔阿姨把迷失在城市中的叶修送回来的。直到他发现叶修把项圈被丢在床上,瞬间,他仿佛被一道闪电劈中。对于宠物来说,项圈就意味着有主人,如果没有项圈,那么有关部门的叔叔阿姨就只能把在城市里流窜的动物抓起来,关进黑黑的屋子里,如果没有人来认领或收养它们,它们就会被人道毁灭——电视里是这么说的。

喻文州终于意识到大事不妙,他抓起项圈就往楼下跑,在他窜上窗台准备去追叶修的时候,王杰希下班回家了,王杰希看着站在窗台上的喻文州,便歪过头用眼神问他在干嘛。喻文州举着手里的项圈,一面跑一面向王杰希说明叶修离家出走的事。王杰希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他接过叶修的项圈就打算出门找,喻文州紧紧跟在后面却被王杰希拦住了。

“文州在家里等,如果叶修回来了就给我打电话。”王杰希在耳边用手比划着。

喻文州停下脚步,乖乖地点点头。

王杰希摸摸他,“我会把叶修带回来的。”

等待事实上比出门去找更让人焦心,喻文州在家里越等越后悔,要是他也一起去说不定能通过嗅觉更快的找到叶修。时间一分一秒地走,从5:00到8:00,又从8:00到10:00,喻文州坐在挂钟前面,耳朵却时时关注着门口的动静。

终于,在11点还差一点点的时候,他听到了王杰希的脚步声,喻文州立即窜出门,迎面向王杰希冲去,远远的,他看到王杰希怀里抱着叶修,再走近些,他发现叶修竟然遍体鳞伤。

狐狸形态的喻文州一个劲地扒着王杰希的裤腿向上跳,王杰希低头,看起来也很担心,“我们先进屋。”

王杰希把叶修放在床上,叶修看起来很虚弱,身体起伏着,呼吸并不平稳。喻文州爬到叶修身边,用头蹭叶修,用小舌头舔叶修的脸,叶修微微睁开眼睛,也蹭了蹭喻文州。

“怎么会这样?”喻文州问。

“遇到点麻烦。”叶修说。

“你身上有人的味道,是谁把你弄成这样的?”

“两个讨厌的家伙……穿着红色制服,……不知道是什么人。”他的回复断断续续。

王杰希拿来了急救箱,他把叶修放平,查看他的伤势,好在都是皮肉伤,并没有伤到骨头和内脏。

“得先帮你消毒,忍着点儿啊。”王杰希安抚叶修。

叶修有点迷糊,突然感到身侧被一个凉凉的东西擦过,然后便是一阵剧痛,他来不及反应,一口咬在王杰希手臂上,现在的叶修可不是满口乳牙的宝宝了,王杰希的手臂瞬间血流不止,然而王杰希没有抽开手,他忍着痛,继续帮叶修清洗伤口,叶修慢慢松开嘴巴,用非常不解的眼神看着王杰希。

王杰希递给喻文州一个电话,让他拨了一串号码,随后他用肩膀夹住手机,手里继续着消毒工作。

“你好,我被家里的狗咬了,对,好的,我的地址是xx街xx号,行,谢谢。”

王杰希挂掉电话,“等会有人来给我打疫苗,你们就乖乖呆房间里。文州好好看着叶修,要是有什么状况就诉我,明白了吗?”喻文州赶紧点头。

“可是你的手……”

“没事,等会来的人会帮我处理的。”他用完好的那只手摸摸喻文州的头,然后也摸了摸叶修,便拿起急救箱下楼了。

“痛吗?”喻文州担心地看着叶修。

“挺痛的。”叶修说。

“对不起,我应该和你一起的。”

“傻瓜,要是你也跟来不是连你也要受伤。”叶修用鼻尖点了喻文州的鼻尖一下。

“那个人类,”叶修又说,“我刚才咬的那一口可不轻啊。”

“嗯,都流血了。”

“他居然看起来跟没事一样。”

“你是不是应该向他道歉?”

“你觉得应该吗?”

“我觉得应该。”

“哦。”叶修撇开实现。

“他挺关心你的其实。”喻文州打圆场。

“是吗?”

“今天也是二话不说就出去找你了。”

“嗯。”

“知道你晚上活动,还专门在厨房留了宵夜。”

“看到了。”

“我觉得他人挺好的。”

“是是是。”

“以后不要再到处乱跑了好吧?”

“那可不行!”

“那你把项圈带上再乱跑好不好。”

“这个可以接受。”

“我想亲你可以吗?”

“哦…什么?”

没等叶修反应过来,喻文州就在他脸上啵了一下。

“你这是……什么?”

“给乖宝宝的亲亲。”喻文州眯眼笑。

“王杰希是不是又给你读了什么奇怪的书?”

“没有啊,是我自己要他读的。”

“我觉得你话还没说完。”

“然后我也给王杰希了一个乖宝宝的亲亲。”

“然后呢?”

“然后他也亲了我。”

“所以你们到底在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

“就是亲亲而已,你喜欢的话可以叫他也给你一个。”

“不,我并不喜欢。”

“叶修,好孩子应该说实话。”

“我累了。”

“那我再给你一个晚安的亲亲吧。”

“你快够!”

第二天,阳光从窗外照进来把叶修弄醒了,他觉得自己好了很多便下了床。他不知道,昨天晚上,王杰希又来房间看过他几次,看他睡的很沉也没有发烧才安心去睡。

厨房里,王杰希左手被包扎着,右手拿着汤勺在锅里搅拌,喻文州则在旁边抬着碗等。

很快喻文州就听到动静,他放下碗往厨房外跑。

“去哪呢?”王杰希问。

“叶修起来了。”喻文州笑着说。

王杰希倒是没跟出去,继续搅拌着锅里的食物。

喻文州把叶修牵到餐桌旁,刚好王杰希也端着锅出来了,他放好锅,然后把叶修抱到座椅上,喻文州则是自己爬上了叶修对面的座位。

王杰希把肉汤分别倒进孩子们的碗里,喻文州开心地拿起勺,叶修却没动。

王杰希看着叶修,“怎么啦,没胃口?”

叶修低着头没说话,等了约有半分钟,从他嘴里飘出三个字。

“什么?你大声点儿我没听清。”王杰希说。

“……对不起。”叶修依旧低着头。

“怎么说话那么没劲,把东西吃了再说一次。”

“我说‘对不起!’”叶修仰起脸,看起来有点不爽。

“哦,听见了。不过你说的是哪一件事?”

“咬你的事……”

“那个不要紧,你不是故意的。还有别的吗?”

“……不该把项圈丢掉。”

“嗯嗯,继续。”

“不该把动物尸体埋的满院子都是。”

“然后呢?”

“嗯……还有什么?”

“以后再遇到坏人,要记得往家的方向跑。”王杰希平静地说。

“家?”

“对啊,家,呃,或者说巢穴?窝?总之就是你现在住的地方。”

“……”

“回答呢?明白了吗?”

“哦……”

“我看你真的饿的够呛。”

“知道了!你怎么跟个老妈子似的,王大眼儿!”

“好,乖,爸爸爱你!”说罢王杰希就在叶修头顶亲了一下,像是完全没有听到叶修给他起的外号一样。

“你干嘛?”

“给乖孩子的亲亲。”

“我天,你恶不恶心啊!”

“文州说你想要的来着。”

“文州?”叶修瞪了对面的喻文州一眼。

“好了,乖乖吃饭。”王杰希揉了揉叶修的头发。

“好的!”喻文州笑嘻嘻地回答。

“真乖!”

“mua~”

从这天起,叶修决定再也不要做什么乖孩子了,虽然他再没有摘掉脖子上的项圈,也再没有离家出走过。

TBC

*哺乳动物几乎都有换牙期,犬科在换牙时牙龈会出现肿痛的症状,所以可能会表现得吵闹急躁,请谅解家里狗狗的换牙期~

*狐狸是非常谨慎的动物,而且他们擅长利用人类的过剩生产力。

*“打狗队”会把抓来的流浪动物集中起来,如果长时间没有人领养或认领会对动物进行人道毁灭。

*如果被动物咬伤或抓伤,请尽量在24小时内到防疫接受疫苗注射。

欢迎留言,么么哒~(づ ̄ 3 ̄)づ~♥

评论 ( 9 )
热度 ( 93 )

© 名著使我快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