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著使我快乐

多看名著,少看同人!

没洁癖,所有cp都无差,可互攻;撕tag一律拉黑;
all喻注意——秀存在可能被拉黑;


受粉不要总妄想控场,这个世上还有攻粉的存在呢!

【叶all】王的人(们)3

*本章有叶喻私货,对话较多;

*严重ooc,叶修超级无敌花心,虽然不渣但是花,请注意!!

*本文架空世界观,专有名词各种中西合并,请不要细究;

*这是一个搞笑+撒糖的故事,认真你就输了;

*故事主线是皇后vs后宫各种佳丽(前情指引→【1】),

《后妃列传》是皇帝和后宫各种佳丽放闪的故事(→【皇后传】);

*本文的看点就是看你叶如何花式宠妻!!!

以上都接受请看下文

*****************

第二话  好日子到头了

肖时钦觉得自己腿很酸,后颈也很酸,他已经这样颔首站立一个时辰了。

昨天晚上喻慧妃派人通知了所有嫔妃,今天早上去凤仪宫给新皇后请安的事绝对不能怠慢,肖时钦一向是个本分又低调的人,于是今天一大早就跟着其他人一道来了凤仪宫。

肖时钦在宫里位分不高不低,是个嫔,被叶修封了一个淑字,他也是在战时就跟了叶修的,不过并不是特别得宠,大概是由于性格太谨慎低调的缘故吧。

现在,后宫的嫔妃们都在凤仪宫等待还没有到的祺妃和鹂妃两人,位分高的几个正妃被赐了坐,但到了嫔之后就没有座位了,大多数人都颔首站着,也包括肖时钦。由于嫔的地位仅次于妃,所以肖时钦站的位置还比较靠前,可以非常清楚地感受到大殿里微妙的氛围。

新皇后韩文清坐在高高的凤椅上,右手边站着谋士张新杰,台阶下面,沐贵妃坐在右侧,喻慧妃和王端妃坐在左侧,没有一个人说话。

早晨的请安从辰时开始,以嫔妃的等级高低作为顺序,位分高的先入殿请安,位分低的则在殿外登记,等待殿内宫人传唤。

首先是沐贵妃,再之后就轮到祺端慧鹂四妃了,可当时进入正殿的只有端妃和慧妃两人,祺鹂二妃迟迟未到,最后皇后下令,让所有嫔妃在凤仪宫等候没来的两位,期间慧妃试图派人去催,却被皇后制止了,说是两位正妃怕是昨晚玩的太累,让他们再多睡一会。

终于,殿外传来脚步声,是用跑的,步伐稳健快速,一听就知来者武艺不凡。

张佳乐和黄少天也没让凤仪宫门口的宫人做什么登记,就径直跑进了正殿,一进殿就看出气氛不对,左右两侧的嫔妃都颔首站着,看起来像列队迎接,不过他们的表情都表现出了紧张和恐惧。

“两位终于来了。”大殿中央,韩文清声音那叫一个洪亮。

“祺妃张佳乐,”

“鹂妃黄少天,”

“——给皇后娘娘请安。”

张佳乐和黄少天没有抬头,一齐拱手之后就立在大殿中央。

“把头抬起来。”韩文清说。

两人不依,依旧低着头。

“叫你们抬头。”韩文清重复。

两人才勉勉强强抬起头。

“睡得很好嘛,红光满面的嗯?”

“承蒙娘娘关心,确实睡的不错。”黄少天说。

张佳乐赶紧用手肘使劲拐了黄少天一下。

“这殿上的人可都是等你们的。”

“臣妾知错,不该贪睡错过了请安的时辰。”张佳乐说,然后他又拐了黄少天一下。

“臣妾知错。”黄少天跟着说。

“新杰,”韩文清提高音调,“这误了请安的时辰该怎么罚?”

“杖十五,回宫闭门思过三日。”张新杰一字一句不紧不慢地说。

“行,那就有劳二位和其他几个来迟的妃嫔们一起受罚吧。”

“什么?杖十五!还禁足?有没有搞错,我就多睡了这么一会儿,至于吗?怎么就要被罚了??!”

“你少说几句!”张佳乐拉住黄少天。

“怎么,鹂妃这是有什么不满吗?”

“当然不满。”黄少天说。

“有何不满?”韩文清的语气霸道。

“给你筹备婚礼,我们可是忙的要死,难得事情弄完了,可以好好睡一觉,居然还要一大早跑来请安,不就是迟了一会儿吗,现在人都来了,安也请了,你还有什么不乐意的?还要罚我们,真是毫无道理。”

“这么说来,我还得感谢你们才是咯?”韩文清虚了虚眼睛说道。

“谢道是不用,我们荣耀大陆的人向来热情好客,不过罚什么的,也就免了吧。”

“哼!简直毫无道理。”

“什么?哪里毫无道理了?你让大家评评理啊,各位,你们说我说的对不对啊!”黄少天环视左右,却没有一个人回应他。

“我去!你们这群叛徒!平时见到我哪个不是卑躬屈膝阿谀奉承的,现在来了个……嗯,大块头,就不理我了是不是,看看你们现在的嘴脸,真是面目可憎,面目可憎啊!”

“少天!”喻文州站起来,“迟到本就是你不对,哪还有那么多废话,快给皇后娘娘道歉。”

黄少天看了喻文州一眼,一脸不情愿的弯腰拱手道,“皇后娘娘对不起,小的大言不惭,冒犯了娘娘,向您陪不是了。”

“冒犯?你是指哪里冒犯?”韩文清冷冷地笑道。

“您那么貌美如花,我不该说您是大块头。”

“噗……”张佳乐没忍住笑了出来。

这时王杰希却突然站起来,“禀报皇后陛下,我宫里早上煎的药差不多到时辰了,现在得回去看看,臣妾先行告退。”然后也不等韩文清同意,就带着随从向殿门口走去。

黄少天和张佳乐同时向他投去了无比敬佩的目光。

“端妃请留步,”韩文清说,“我还有些事要与你相商,还请你再留一阵,那些药,让下人去弄便是了。”

王杰希回头,表情倒也没有太多变化,微微行了个礼,回到座位上。

“看来两位是耽搁了大家不少时间啊。”韩文清又把目光投向黄少天和张佳乐。

“你有……”还没等黄少天继续口若悬河地说下去,苏沐橙先站起来打断了他。

“皇后,臣妾有话要说。”苏沐橙拱手,“祺妃和鹂妃确实因为迟到误了请安的时辰,臣妾以为该罚,不过这后宫多年无主,大家难免散漫惯了,如今出了错,也不全是他们的责任,何况就如刚才鹂妃所言,这几日筹备典礼,确实也让后宫的大家多有劳累,还请您看在他们初犯的情况下,让他们认个错,罚些俸禄,绕了他们吧。”

韩文清看了看苏沐橙,这女孩道是不卑不亢,说话字正腔圆,有理有据,是见过大场面的人,然后他又环视殿中其他妃嫔,大多数都低着头,怯怯的样子。

看来今日韩文清的目的已经达到,他不过是想在第一天就把后宫一把手的威信确立起来,方便日后管理,倒也没有真的打算为难祺鹂两妃的意思,于是说:“既然沐贵妃都开口了,你们二人知错吗?”

“知错知错。”张佳乐赶紧行礼。

黄少天则是做了同样的姿势,却什么也没有说。

“鹂妃,我看你还有很多不服嘛。”韩文清说。

“服不服不重要,你想不想罚才是关键吧。”黄少天说。

“你还真说道点子上了,我今天还就只想罚你了。”

“请皇后娘娘息怒,”喻文州立即站起来,“鹂妃性子刚烈,是臣妾有失管教,如果要罚,应该先罚臣妾。”

“这与文州无关,”黄少天的态度终于有了些变化,“你不能罚他。”

“你们道是兄弟情深。”

“请娘娘念在鹂妃年幼,暂且放他一马,待臣妾回去好好教育一番,到时再让他亲自来您这里赔罪,若您还不消气,再罚也不迟。”喻文州再次躬身。

“我看这人就是嘴欠,”王杰希又突然说话,“我去给他开几个能闭嘴的方子,想必皇后陛下您再见他时定不会再动气了。”

“我靠王……”

“闭嘴吧你!”张佳乐直接给了黄少天一拳。

“少说两句你会死啊!”苏沐橙也凑了上来。

然后就见五位正妃里的四位都躬身给黄少天求情,黄少天见状,也不再那么犟了,便跟着行了个大礼。

韩文清叹口气,“行,那就这么办吧。”

“谢皇后(娘娘)开恩!”四人一齐谢恩,黄少天也跟着低下头,拱手。

“都下去吧,”韩文清摆摆手,“你们要把这后宫的规矩都记牢些,免得下次再犯错。”

众妃一齐答是,又行了个礼,便纷纷离去,只留下王杰希和随从还留在殿内。

刚走出凤仪宫,张佳乐就在黄少天头上狠狠揍了一拳。

“我去!你干嘛!”

“臭小子,差点害死我!”张佳乐说。

“你还好意思说别人,”苏沐橙对张佳乐说,“都一大把年纪了,早上居然还起不来床!”

“谁能想到请安也能弄那么大排场,我们从进宫以来就还没给谁请过安好吗!”张佳乐解释道。

“我看他肯定是记恨昨晚我们俩去偷看的事,”黄少天抱着手,一脸不爽的样子,“以后怎么办,那个皇后,看起来超凶的,还有旁边的眼镜,也不像好人,怕是要给他们整死了!”

“你怕什么,叶修那么宠你。”张佳乐说。

“哈?!那有什么用,他今早也没来救我们啊,靠他?早死几条街了好吗!”

“我们得好好商量商量对策,”张佳乐两条手臂分别勾过黄少天和苏沐橙的脖子,“走!现在就去烟沐宫讨论!也听听文州的看法,他一定有好对策。”

“文州呢?”苏沐橙左右看看。

“后面,在跟下人交代事呢。”黄少天指了指身后。

过了一会,喻文州与另外三人走到一起,“久等了。”

“你叫那个手下去干嘛?”张佳乐问。

“让他把今早的事告诉叶修。”

“不错,找叶修去捞王杰希?”

“那就要看叶修怎么打算的了。”喻文州苦笑。

“话说为什么皇后要留下王大眼?”黄少天问道。

“对啊,老王平时就一个人待在宫里,最不惹事的就数他了,他怎么得罪皇后的?”张佳乐说。

“这个我也不清楚……”喻文州欲言又止。

“啊啊啊啊,烦死了!怎么天一亮,这个世界就变了!”张佳乐抱头。

“以后恐怕还有更多麻烦事呢。”苏沐橙说。

“怎么说?”黄少天和张佳乐异口同声。

“我也不知道,直觉。”

“切~直觉也行?”两人表示不屑。

“你们可不要小看女人的直觉哦,很准的!”苏沐橙一脸认真地解释。

三个人继续吵吵闹闹地往烟沐宫的方向走,只有喻文州有些不安地回头,意味深长地看了凤仪宫一眼……

*

傍晚,芷蓝殿中,喻文州和黄少天一起用过晚膳,正在殿里闲聊。

这时,宫人通报,说是皇帝陛下来了,两人便离开座位,屈膝行礼,等待叶修出现,以前他们与叶修之间可是没有这些礼数的,但经过今早的事,后宫的嫔妃们都谨慎起来。

“哎哟,这样的场面还真少见啊。”叶修笑着跨进门来。

“哎哎哎,我还没说免礼呢,少天,接着给我摆好姿势啊。”

“滚滚滚!谁要给你行礼啊!”黄少天可不吃叶修这套,才见叶修一脸戏谑地进门就回到椅子上翘起了二郎腿。

叶修对喻文州倒是装模作样地伸出手搀扶,嘴上还不忘了念叨一句“爱妃平身。”

随后三个人就围着圆桌坐好。

“心肝儿宝贝,听说今天差点被皇后罚了?”叶修满是嘲讽地对黄少天说。

“哼!你娶的那个是什么鬼东西啊,五大三粗的,一点也不漂亮,而且凶的要死,我看他鼻孔里都能喷出火来,说话也粗声粗气,你昨晚洞房的时候还真下得去手!”

“你小孩儿懂啥,这灯一吹,都是一样的。”叶修拿起桌上的橘子一面剥一面说。

“呵呵,说真的,怎么样?”喻文州一副很八卦的样子。

“很辣!”叶修就回答了两个字。

“我去!”黄少天惊呼,喻文州则是了然地点了点头。

“我是说喜酒很辣。”

“你怎么还喝上酒了?”喻文州说。

“哎,你不知道,当时气氛那叫一个尴尬,都找不到什么话题,我就干脆抬起喜酒一饮而尽,后面的事就交给老天爷吧。”叶修给自己塞了一瓣橘子,又掰了一瓣喂黄少天,黄少天把他手打开,“别把我当狗似的!”

“不吃拉倒。”然后把那一瓣橘子递到喻文州嘴边。

喻文州倒是没有嫌他,直接就叼起来,含嘴里了。

“甜吗?”

“甜。”

“真乖。”说着还拿鼻尖蹭了喻文州的鼻子一下。

“我说,你们俩恶不恶心啊!”黄少天很无语。

“就没了?你就不怕自己变成皇后吗?”喻文州打趣道。

叶修抿嘴,“至少现在还没有。”说完又和喻文州相视一笑。

“话说,”黄少天倒是表现出了少有的严肃,“这事你不打算管管吗?”

“管什么?”叶修问。

“皇后啊!才住进凤仪宫第一天,就把后宫的所有的妃子叫去罚站,很过分好不好。”

“罚站不是你害的吗?”叶修说。

“虽然我和张佳乐是迟到了,但也不至于要大家都等着吧!”

“怎么,你没和他说怎么回事吗?”叶修问喻文州。

“说了,可是少天还是想听听你的态度。”

叶修点点头,抬起眼来看着黄少天,“人家是皇后,后宫的一把手,以后是要管理整个后宫的人,这第一天早晨树立一下威信,有什么问题?”

“真的假的!你觉得没问题?”

“没问题啊,我不仅觉得他这么做没问题,我还会继续支持他以后的工作,今天张新杰向我请示,要对后宫严格管理,整肃后宫纪律,我同意了。”叶修摊手。

“我的天,你昨晚不会被皇后给……”

“给什么?”叶修笑,“后宫律,三十九条,污蔑皇帝陛下,杖责五十以上,降一级,罚奉一年。”叶修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本后宫律法,照着念了出来。

“叶修你个……”

“后宫律,四十条,辱骂皇帝陛下,杖责三十,情节严重者,处缝口刑,一个月可拆。”

“你……”

“继续啊,我一条一条给你念。”

“靠!我练剑去了,不和你说了!”黄少天气得脸都绿了,一拍桌子,扬长而去。

“哎,瞧他这暴脾气。”叶修说。

“你可真把他给气坏了。”

“年轻的时候多气气是好事,免得以后长大了吃大亏。”

“谢陛下替我教育弟弟。”喻文州笑。

“应该的应该的。”

“不过,”喻文州话锋一转,“我看端妃那里……”

“我去看过了,也气的够呛。”

“哄了吗。”

“想哄来着,这不是连门都没进去吗,还捎人带话,说是一辈子也不要见了。”叶修摆弄着橘子皮,一脸的遗憾失落。

“哦,所以才到我这里来啊。”喻文州挑眉。

“就对门儿,挨得近嘛。你不会也要赶我吧!”

“是有这想法。”

“别啊,文州你可是哥的小棉袄。”

“我觉得皇后娘娘应该更能温暖陛下您。”

“这个不好笑,下一个。”

喻文州呵呵地笑了,“百花殿去过了吗?”

“待会儿去。”

“行,那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给哥捏捏呗,这半天满后宫跑,真是要累死了。”一面说,叶修就把一条腿搭在了喻文州腿上,然后从衣服里掏出一根镶玉的烟管,点上火,深深地吸了一口。

喻文州也不再多说什么,低头给叶修捏起腿来。

“哎,这后宫,就数你和沐橙最向着我。”叶修仰起脸吐出一口烟,言语间竟透出几分惆怅。

“我想皇后应该也是向着你的,只是你们还需要点时间相互了解。”喻文州没有抬头,依旧是有板有眼地认真捏着。

“是吗?”叶修斜眼看喻文州,嘴角微微上扬,又吐了一口烟,“沐橙也这么说来着。”

*

深夜,紫微宫——

叶修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自己寝宫,一推开门就看见方锐在内室脱衣服。

“我说,你在干嘛呢?”叶修挺纳闷的。

“老子不干了,”方锐一边说,手上的动作还没停,“去tm,我可是纯爷们儿,被人叫了好几天的公公!”

叶修了然一笑,走上前去,“这也没办法嘛,前朝的时候内务府你这个职位的官职就叫‘总管大太监’,我们保留了一部分前朝的制度,所以官职也……”

“呸!总之,你爱谁谁吧,我要辞官!”方锐才懒得理什么前朝不前朝的,继续脱。

“别别别啊!方大人,”叶修则是在一旁给他捡脱掉的各种东西,“这满朝文武放眼望去,只有您最适合这个职务,这后宫不能没有您啊!!”

方锐还是很不高兴,“我看在咱们交情的份上帮你打理内务,但是没说要做太监!”

叶修无奈,“行行行,我现在就下诏,以后谁再叫你公公,拖出去打板子,行了吧。”

“哼!官职也得给我改了!”方锐还是很气。

“行行行,改成什么,总管大大怎么样?”

“还行。”

“好,方锐大大,消消气儿啊,先把衣服穿上,要是让人看见多不好。”叶修把捡起来的衣服塞回方锐怀里。

“干嘛,你还怕人误会不成,又不是没看过。”方锐不以为然。

“啧,今时不比往日了,皇后现在要整肃后宫,要是给人看到你这样在我宫里……”

“哎哟,叶修,没想到你也有怕的时候?!”方锐一脸看叶修笑话的表情。

叶修挑眉,“我当然不怕了,不过要是给人撞见,通报到皇后那去,他逼你嫁给我,就问你怕不怕?”

方嫌弃的要死,“滚远点!谁tm要嫁给你!”

叶修笑,“那就快把衣服穿好啊,乖。”说着还帮方锐整理穿好的部分。

这一天真是无比喧嚣,本来平静的内宫就如同掉进一块大石的湖面,波澜迭起,层层叠叠,一浪高过一浪。

——恐怕往日的平静将一去不复返了,就在此时,有这样想法的人一定不止叶修一个……

TBC

对话太多,字数就爆炸了!

依旧欢迎留言,么么哒 (づ ̄ 3 ̄)づ~♥

评论 ( 36 )
热度 ( 171 )

© 名著使我快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