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all】王的人(们) 7


*本文严重ooc,叶修超级无敌花心,虽然不渣但是花,请注意!!

*本话叶喻私货多,存在一定程度的叶王玻璃渣,请慎用;

*本文架空世界观,专有名词各种中西合并,请不要细究;

*这是一个搞笑+撒糖的故事,认真你就输了;

*故事主线是皇后vs后宫各种佳丽(前情指引→【1】【3】【4】【6】),

《后妃列传》是皇帝和后宫各种佳丽放闪的故事(→【2 皇后传】5 贵妃传】);

*本文的看点就是看你叶如何花式宠妻!!!

以上都接受请看下文

---------------------------------------------------------

第七话  有些事就该秋天做

一轮明月悬在夜空之中,周围繁星点点静静地陪衬着,薄云漂浮环绕着圆月,显得月亮有几分娇羞之态。

中秋之夜的晚风已经透出凉意,韩文清肩批一件深红锦缎斗篷,上面秀着龙凤呈祥,他脚步稳健,双手提着身前的袍子下摆,很快就登上了璟山的观景台,这座山算是神域之都的一处制高点,也算是一个观景的名胜所在。

韩文清身后跟着叶修,穿着倒是与韩文清甚是相配,只是斗篷颜色换成了黑色,在叶修身后则跟着几个大臣和一队侍卫,其中几个侍卫手里一齐捧着个折叠起来的孔明灯,这灯挺大,足有半个人高,上面画着皇家的图腾,一看便知是给皇帝皇后准备的。

按照荣耀大陆的传统,团圆节这天除了白天的庆典、晚上的团圆饭之外,到了亥时,还有民众齐放孔明灯的习俗,由于放灯时天空中的浮灯犹如银河流过,分外好看,因此这也是一项颇受恋人、夫妻喜爱的活动,今年皇帝大婚,便有大臣提议让皇帝皇后二人来这璟山放灯,一是彰显与民同乐的帝王形象,二也是一种祈福的仪式,算是为两国的和平祈福,叶修和韩文清倒是都没什么意见,于是便在亥时之前上了山。

山的周围已经汇集起点点灯火,虽然由于皇帝皇后在此放灯整个,山头都被封锁,但百姓们还是占据了没有被封的地段,都想和他们爱戴的元首夫夫一起放灯。

侍卫和礼部的大臣把灯准备好,递到叶修和韩文清手里。

此时的灯已经浮在空半,只要一松手便会飘然而去,不过时辰还未到,叶韩二人还要扶着灯再呆一会儿。

黄色的灯光很柔和,暖噗噗地照在叶修和韩文清脸上,叶修的眉眼本就生得俊朗,平时一副没正行的样子,把相貌的优势掩去了许多,现在他扬起脸看灯上的诗句,收起往日的戏谑后竟然让韩文清看得有些痴,叶修读完诗看到韩文清直勾勾地盯着自己,脸上的表情又恢复了调笑的样子。

“看什么呢?”叶修眉毛一挑。

“啊?……没,这灯挺好看。”

叶修点点头,“是挺精致的哈。”

“嗯。”韩文清觉得自己有点语塞。

“话说你们霸图团圆节的时候也有这习俗吗?”叶修问。

“有记载,但是没放过。”

叶修笑笑,“我这也就第二次放。”

“哦,是吗?”韩文清突然就有点不高兴,“和谁?”

“沐橙啊,她想玩,就陪她咯。”叶修回答的轻描淡写,视线落在韩文清脸上时却被吓了一跳,“我说老韩,你这表情有点恐怖啊。”叶修本能性的向后挪了挪。

“有吗?”韩文清没打算改变。

“你不会是吃醋了吧?”叶修问。

“别胡说。”

“嗯……你还挺纯情的嘛。”

“什么?”韩文清的表情更凶了。

“才被我亲了个嘴儿就爱上我了?”

“谁爱上你了?”

“那你在吃什么飞醋?”

“叶修……”韩文清说是说不过的,一时间居然想动手,于是双手一松,孔明灯便翘起了一角,叶修见状也松开手,这枚皇家的巨型灯便冉冉升空。

见璟山顶上的灯漂浮起来,山脚下的众灯也跟着上升,不一会整个夜空就满是星星点点了。

“虽然是放得早了点儿,不过效果都一样。”叶修嘲了一句。

韩文清依旧很想揍他。

“啧,盯着我干嘛?快看天啊,这么大规模的放灯一年可只有一次。”叶修把脸转过去,视线落在漫天的灯火里。

光线仍旧满是暖意,叶修带着浅笑的脸显得越发帅气,韩文清做了个吞咽,耳畔仿佛传来自己的心跳声,那一团团的橘光本应飘向天边,此刻竟然围绕在叶修周围,把他们二人圈在光晕里。

叶修回过脸,见韩文清依旧盯着他,便露出一副真拿你没办法的表情,随即凑上去,给了韩文清一个吻,一个又轻又温柔的吻……

“——!!!”

韩文清从睡梦中惊醒,刚才的梦就是他和叶修在半个月前的团圆节夜晚一起放孔明灯的经历,前半部分非常写实,就是当时发生的事,但是最后那个吻是绝对没有的,韩文清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梦到这些,这使他出了一身冷汗。

虽说他如今已和叶修完婚有三个多月,感情渐入佳境绝对是一件好事,但每每想到叶修那些没下限的玩笑以及在与自己结婚之前就已经不知道有多少老婆这些事,韩文清就会很生气,特别是第二点,他并没有把这归结为嫉妒,而是强烈认为叶修人品堪忧,毕竟在霸图,即便是国王也只有一个妻子,即王后。

韩文清躺回床上闭上眼睛,虽然天已蒙蒙亮,不过他还能再眯上一会,再过几天便是皇家一年一度的秋围,作为皇后他自然也可以参加,这也算是一个好好彰显男子气概的机会,即使他并不清楚这是要彰显给谁看,总之,一定要为重要的秋围养精蓄锐才行!

*

叶修带着一众后妃、大臣、将士前往离神都百里外的格林围场,这片围场历史悠久,是荣耀大陆历届帝王的围猎场所,整片围场约有百万公顷,地形复杂,其中包括湖泊、森林、沼泽、小面积的草原和悬崖峭壁。

队伍浩浩荡荡地驻扎在一处设施齐备的草场上,再往前行上半里就可进入森林围场。

明天才是围猎正式开始的日子,现在时至傍晚,也没什么事,叶修便前往同行的后妃们各自的营帐串门,当然首先是要拜访皇后的。

经过门口侍卫的通报,叶修进入韩文清的帐篷。

“老韩,很兴奋嘛,还在看地图呢。”叶修满脸是笑。

“你来干嘛?”韩文清却显得冷淡,也许是梦的作用,他现在看到叶修就很是心烦意乱。

“来瞧瞧你啊。”

“我有什么好瞧的。”

“嗯……毕竟这几天都要安营扎寨在此,条件会比宫里差很多……”

“营帐什么的我以前也常住,没什么不习惯的,你要是担心这个,不妨去问问其他妃嫔。”

“哦,他们……也都挺习惯的。”叶修说着已经走到韩文清身边,伸头看他的地图,“你还做了标记啊。”

“啧。”韩文清把地图收起来。

“还不给我看?”

“明天不是有个比赛吗,我们是对手的。”韩文清一脸严肃地对叶修说。

“那是明天的事儿,今天还不是嘛,给我看看呗,大家还可以交流交流,毕竟你是第一次来。”

韩文清推开叶修,“你要闲着没事就去找其他人玩儿。”

叶修瘪瘪嘴,“好吧,其实我是来告诉你等会去我那吃晚饭,大家都会去,你别来的太迟啊。”

“行,知道了。”韩文清对叶修摆摆手,一副哄他走的样子。

再行几步就到张佳乐的营帐了,在帐篷外叶修就听到里面动静不小。

“哇,你这件皮甲不错啊!灯光下居然还泛金光!摸起来也超有质感,你再听这声音,咚咚咚的,敲着闷闷的,是什么动物的皮?快告诉我嘛!脱下来给我试试呗,快脱快脱!”

“哈哈,那是当然,这是上好的犀牛皮,明天穿上它定能助我拔得头筹!”

“废话真多你倒是快脱!”

“啧,我居然被你这小子嫌废话多?!哎,别急,我不是正在脱吗!”

看来是黄少天在张佳乐这窜门。

叶修掀开帘子进入,立即被正对面的黄少天瞧见。

“老叶老叶,你快过来看,他这件皮甲真的很上乘,摸起来也是滑滑的,是犀牛皮的哦!”

“老远就听到了,”叶修摊手,“竟弄些华而不实的东西,就一皮甲而已,还能变戏法不成。”

听了叶修这话张佳乐不乐意了,“哈?华而不实?你居然说这皮甲华而不实?”说着就脱下皮甲摊在叶修面前,“是你自己不识货!”

叶修拿起皮甲,除了外观别致之外,重量也意外的轻,他又用手指敲了敲,“诶,确实是个不错的东西。”

“那当然。”

“我就不客气的收下了。”叶修裂开嘴。

张佳乐一把夺过,“你想得美,想要自己找人做去!”

叶修拔出腰间匕首。

“你要干嘛?明抢啊?”张佳乐摆出要和他拆招的姿势。

“我试试防御力如何。”叶修向张佳乐招招手,示意他把东西拿个来。

先是对着皮甲胸口的位置刺伤几刀,没能刺入,然后又用力划了几道,不但没有划开,居然连一点痕迹都没留下。

“我说你的行不行啊,怎么连点痕迹都没有。”黄少天说。

“那你来。”叶修把匕首递给黄少天,黄少天又是一番又刺又砍的,竟然依旧没能在皮甲上留下划痕。

“怎么样,很厉害吧。”张佳乐得意极了。

“真挺好的。”叶修说,“你哪定做的?”

“一个老乡,你想要,我可以让他也给你做一件。”

“我呢我呢,我也要!”黄少天说。

“行行行,”张佳乐满口答应,随后却压低声音说,“不过不要把这事传出去,不然南疆的犀牛会灭绝的。”

叶修和黄少天都点头答应。

张佳乐把皮甲递给黄少天让他在一边穿着玩,然后转向叶修,“话说你来找我,有事?”

“没啥事,就是来通知你一会儿一起吃晚饭,在我营帐。”

“知道啦,传统嘛,”张佳乐了然一笑,随即看了看叶修身后,“沐橙呢?”

“在我那帮忙呢,说是今天要大显身手来着。”

“哦!是吗,那要不我们也去帮个手?”

“好啊!”叶修显得很高兴,“这可是不能再好了。”

“那你去通知其他人吧,我等少天弄完了就和他一起过去。”

叶修欣慰地拍拍张佳乐的肩。

王杰希的帐篷这边老远就能闻到一股药香味。

叶修掀开帘子进去,王杰希正坐在案旁配药。

“你怎么门也不敲就进来了?”王杰希没抬眼睛,手上继续工作着。

叶修看看身后的帘子,说:“这可没门。”

王杰希没再回他。

叶修走近,“干嘛呢?”

“配药。”

“配啥药?”

“明日考试的试题。”

“哦!对,差点忘了,每年秋围也是太医院的资格考试。”

“是升级考试。”

“哦,升级考试。”

叶修见他无暇顾及自己,便走到药架附近,看那些瓶瓶罐罐上的标签,想等着王杰希忙完再和他多聊几句,哪知王杰希很快就开口了。

“有什么事吗?”王杰希停下手里的事,看向有点被他突然说话惊到的叶修。

“啊?啊!我就是来和你说,等会去我营帐一起吃饭。”

“大家都去?”

“嗯,是的。”

“你都挨个通知了?”

“还有文州没说。”

王杰希看向叶修,直视着他的眼睛,两人对视了一阵,随后王杰希非常轻微地叹了口气,轻得只有他自己能感觉到。

“我知道了,你去慧妃那吧。”

“好……”

叶修揭起帐帘一角,回头望着又低下头开始配药的王杰希,他静静地注视了一会,想要问他要不要和自己一道去,但见对方没有朝他这边再看一眼的打算,便穿过帘子走了。

叶修走后,王杰希抬起头,目光落在已经没人的帐蓬口,不知是不是案上草药的作用,他的眼睛里竟透出一股凄然……

当叶修掀开喻文州营帐的帘子时,喻文州正好看向他,随后便冲他一笑。

“我还以为是少天回来了。”喻文州说。

“他在张佳乐那玩儿呢,现在应该已经一起去我的帐子了。”

“你是来叫我去的吗?”

“是啊。”叶修说着就走到喻文州面前,看到他的案上也展开一张围场地图。

“怎么你也在看地图?”叶修有些纳闷,毕竟喻文州并不会参加明日的狩猎比赛。

“还有人也在看?”喻文州抬起眼问叶修。

“皇后啊,我看他是卯足了劲想赢呢。”叶修笑。

“原来如此,我就是想看看这围场会不会有什么安保漏洞。”

“这种事几个月前兵部就研究过了,陶侯还亲自给我看过布兵情况,没什么问题。”叶修扫了一眼喻文州做的各种记号。

“话虽如此,我刚刚听说,明天这一带可能有雾,所以还是有些担心。”

“有雾?怎么没听钦天监的人提起。”

“是今早才观测到的吧。”

“哦。”

“要不然明天的围猎还是取消吧……”喻文州看起来很是忧心。

“这次围猎已经因为天气的缘故一再后推,要是再拖下去,等到下起雪来,我们回去都会变得困难。”叶修说。

喻文州自然也清楚这一点,便垂下眼没再说什么。

叶修捧起他的脸,“应该不打紧,钦天监也说可能有雾吧,我看今天天气挺好,估计又是他们观测错误也说不定。”他顿了顿,又说:“你若还是担心,就命人在画出的那几个位置多派些人手,只要堵住有可能进入围场的其他路径,想必就不会出什么差池。”

喻文州听后露出个安心许多的笑容,叶修看了以后也跟着笑了。

“差不多出门吧?”叶修说。

“哦,好的。”喻文州站起身,“你还要去叫其他人吗?”

“没了,你是最后一个。”叶修坦然地说。

喻文州抿起嘴,耳根有点发红。

“怎么?高兴呐?”叶修凑到他耳边问。

“不应该高兴吗?还是说你没打算和我一起走?”

叶修装出一副勉勉强强的样子,“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就一起吧。”然后见喻文州打算直接出帐篷,便叫住他,“外面有些凉了,加件衣服再出去。”

喻文州听话得去加衣服,回来时身上披了件水蓝色加棉斗篷,手里还拿着一件红色的,“你自己也加一件吧。”说着就给叶修披上。

“这是你的?”叶修问。

“是啊,所以待会儿还得还我。”喻文州一面说一面把叶修身前的锦带系好。

“红色啊,没见你穿过。”叶修牵住喻文州的手。

“太艳了,不适合我。”

“下次穿给我看看呗。”

“不行。”

“为什么?”

“不好看。”

“怎么会……”

两人就这样手牵手,有说有笑地走出帐篷,向已经点起篝火的主营帐走去……

TBC

为了补偿大家,我一日双更了呢!

请相信我不是个坑货(我自己都不信),总之这篇文我会努力写到完结的!!

喜欢的小伙伴欢迎留言评价和讨论剧情,我爱你们,么么哒*٩(๑´∀`๑)ง*~♥

评论 ( 29 )
热度 ( 140 )

© 名著使我快乐 | Powered by LOFTER